首页 资讯 图片 关注 房产 科技 财经 汽车 视频

国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工业机器人帮助工人完成任务时代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19
摘要:要:十年前,工业机器人帮助工人完成任务。现在,工人们则在帮助机器人去干活。 编者注: 最近两天,一张即将出版的《纽约客》杂志的封面图在国内外社交媒体上疯狂刷屏(见下图)。图中,一个满脸胡须的年轻乞丐坐在街上乞讨,身旁的机器人向他手里的杯子里

要:十年前,工业机器人帮助工人完成任务。现在,工人们则在帮助机器人去干活。

编者注:最近两天,一张即将出版的《纽约客》杂志的封面图在国内外社交媒体上疯狂刷屏(见下图)。图中,一个满脸胡须的年轻乞丐坐在街上乞讨,身旁的机器人向他手里的杯子里投掷螺丝和螺帽,他身旁的小狗也惊讶和担忧地看着旁边走过的机器狗。「未来,人类将会向机器乞讨」,当越来越多人开始担心机器未来会取代自己的工作时,这个漫画传递出的预言击中了很多人的内心。

漫画总是容易用最戏剧化的表现力引起人共鸣和调侃,而与这个封面图相对应的文章则让人远远不只是一笑了之那么轻松。

在这篇《纽约客》杂志关于工业领域机器人应用的深度报道中,我们会看到:十年前,工业机器人帮助工人完成任务。现在工人们则在帮助机器人去干活;研发出用机器人从人造雏菊中拔出花瓣的科学家希望机器人可以进一步应用在大规模采摘蓝莓;亚马逊们推动的制造自动化也让一部分穷人的希望被吞噬;当然还有关于中国的故事,一家上海的公司采用了机器人生产线,他们在其幻灯片上写着「未来:黑暗工厂」——当工厂不需要雇佣工人时,自然也无需开灯。

目前这篇文章已经可以在《纽约客》官网看到,文章原标题为 Welcoming Our New Robot Overlords(杂志刊登的版本标题为 Dark Factory),极客公园进行了编译和删减,并增加了部分配图。

 

 

1977 年,当 David Stinson 从密歇根大急流城(Grand Rapids)的高中毕业后,他在建筑工地找了一份工作。几年过去后,Stinson 已经 24 岁了,有两个孩子需要养活,但他的事业却没有什么起色——他需要一份更加稳定的工作。「我要在年底前去通用或 Steelcase 工作。」

1984 年,Stinson 下定决心要成为了一名蓝领。几个月后,他如愿以偿在 Steelcase 找到了一份工作。Steelcase 是世界上最大的办公家具提供商,Stinson 则在其位于大急流城的五金厂里工作。

现如今 Stinson 已经 58 岁了,他面色红润,但头发已经全白了。挂在 Polo 衫的工牌上,写着他的职位:区域负责人。和工厂里的其他人一样,他戴着防噪音耳塞和能够保护侧边的护目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古怪的科学家。

「我不后悔来到这里。」Stinson 说道,我们正坐在工厂的咖啡厅里聊天,他打开一个从熟食店购买的潜艇堡。每到周三,熟食店的三明治都会面向工人半价销售,只要 4 美元。「有段时间我曾想过离开,但现在我很习惯这里舒服的氛围。新技术确实带来了很多帮助,它可以替我们负责一些工作。我想这将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64 岁的生产线工人 William Sandee, Jr. 坐到了 Stinson 旁边,将一盒炸薯条和护目镜放到了桌子上。「我们正在其中寻找一些乐趣。」他低声说到。「它可以很强烈。」

Sandee 梳着整齐的灰白色头发,脸上带着警戒的表情。他在 1972 进入 Steelcase 工作,当时一度有 600 人同时提出了申请。「那时能够成为 Steelcase 的员工就意味着有机会可以赚大钱。」Sandee 说道。众所周知,工厂经理们开着豪车,在湖边拥有第二套房子。公司支付给员工子女大学学费,孩子们经常在暑假时来工厂打工。公司还提供野餐和保龄球比赛,曾经一度有 1500 名球员参加比赛。(这项比赛仍在举行,目前约有 300 人参加。)

九十年代,Steelcase 公司在美国雇佣了一万多名工人,在大急流城周围经营着七座工厂,制造椅子、文件柜、桌子,还有螺丝、螺栓和脚轮等部件。工人们手工抛光、喷漆木头,然后装上金属配件。今天,在密歇根只有两座 Steelcase 的工厂——制造书桌和文件柜的金属工厂,以及附近一家生产木制家具的木材厂。他们总共雇佣了不到 2000 名工人。Steelcase 在美国唯一的另一家工厂,在阿拉巴马州的雅典,仅雇佣了 1000 名全职员工。

某种程度上来说,Steelcase 的历史也是美国制造业的历史。这家公司成立于 1912 年,当时只有防火金属废纸篓一个产品。随着接下来几十年经济的蓬勃发展,美国的新兴公司需要为他们的办公室添置办公桌、架子和隔墙,这也为 Steelcase 创造了发展机遇。

「在八十年代,如果你是一名大急流城的高中毕业生,不想去上大学,一旦在家具工厂找到工作,就意味着安定了下来。」Rob Kirkbride 说到,过去 20 年来他持续报道了 Steelcase 公司。「这就像中了彩票一样。」

后来,互联网泡沫破裂,无数的初创公司开始拍卖办公室的家具。到 2001 年,Steelcase 公司的销售额减少了三分之一,并开始在西密歇根各地关闭工厂。它将制造业被转移到了墨西哥、中国和印度。2011 年,该公司宣布了一系列新的关闭和裁员计划,关闭了德州和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工厂。而公司几乎所有椅子制造都搬到了墨西哥。

如今,美国公司的利润不断创新高,他们需要创造更多阔气的工作空间,于是 Steelcase 也迎来了新的增长。它的总部位于一个翻新的工厂中,有着开放的办公空间。目前在密歇根还有两家工厂在运营,员工们为家具套装和会议桌制造金属部件。

技术让工作更加高效、环保,生产产品需要的工人则越来越少。「公司显然不会发布通告说『我们已经不需要雇佣新人了』,但我已经打听到了一些信息。」Rob Kirkbride 说道。现代化的工厂拥有自动化的装配线,可升降桌面的机械臂,这些以前都是人的岗位。Stinson 带我穿过了一堆密集的机器,经过了一个巨大的装置,它负责制造纸箱,这样工厂就不需要订购它们了。「你可以通过触摸屏操作它,选择型号和数量,机器就开始工作了。」他说道。「这东西真的很酷,与其说他们在减少工作数量,倒不如说是减少浪费。」

作为一名区域领导,Stinson 负责大约 15 名员工,他们在生产线上为 Steelcase 公司的 Ology 系列产品制作零件——站立办公桌的可升降桌子。直到去年,工人们不得不查阅一长串的步骤,煞费苦心地将正确的零件从装满各种大小的螺栓、螺钉和别针的盒子里取出来,并按照顺序把每个零件插入正确的孔中。现在,一个名为「vision tables」的工作站会指导工人一步步完成组装。而且一旦某道工序出现了错误,系统就会让工人停止下一步的工作。

我们站在一个年轻女人的身后,她穿着 Polo 衫和莱卡短裤,有着长长的金色马尾辫。每当一个步骤完成后,工作站会通过灯光和声音提示她进入下一个工序。工厂的摄像头记录着所有步骤,并把它发送到工程师的 iPad 上。只要严格遵循机器的步骤,工人们只需要很少的培训就能上岗——这些工人也被称为「肉身机器人」。现在就连钻头都配备了计算机辅助臂,工人们只要把它放到合适的位置上,它们就能自动搞定一切了。十年前,工业机器人帮助工人完成任务。现在工人们则在帮助机器人去干活。

几十年来,经济学家有个约定俗成的认识,就是科技进步所创造的就业机会,和它消灭的一样多。但是,近几年的调研成果却有不同结论。

「并不是说我们已经没什么工作了。」M.I.T. 经济学家 David Autor 说道,他目前正在研究自动化对就业的影响。「但是部分只有较低工作技能的人们,未来也许不能再凭借劳力获得一定的生活水平,这点是肯定的。」Autor 说。随着自动化抑制了薪资,工厂中的工作不仅数量变少,同时吸引力也降低了。

和其他经济学家一样,Autor 认为自动化将加大贫富分化。劳动力市场建立在劳力稀缺这个基本思想上: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工作的能力,即劳动力。而人们可以通过雇佣关系,将自己的劳动力出售给雇主。不过,现在这个模型已经开始慢慢改变。「并不是说没有钱,而是钱都积累到资本拥有者和创意拥有者身上。」Autor 说道,「资本的分布要比劳动力的分布更不均匀,每个人生来都有劳动力,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生来拥有资本。」

以 Steelcase 为例,自动化让公司区寻求更高学历的管理人员,这些人至少需要有大学学历,而不是高中学历。这些公司,以日本车企丰田的「精简制造」为榜样,雇佣年轻的工程师对工厂的数据进行扫描,来寻找更多提高效率的点,进一步提升自动化程度。对于那些拥有技术学历能够管理自动化系统,以及那些正在进行自动化进程的工厂拥有者来说,他们有着极大的财富增加潜力。但对于那些能力欠佳的工人来说,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今年早些时候,M.I.T. 经济学家 Daron Acemoglu 和波士顿大学的 Pascual Restrepo 研究了从 1990 年到 2007 年的美国本地就业市场,并撰写了论文。他们发现,一个地区工业机器人的集中出现,直接导致了工作岗位的减少和薪资的下降。

技术能够加大全球化的影响。以薪资来看,美国 2015 年工人的平均收入要比 1973 年低 9 个百分点,而在这近 30 年间美国经济却增长了 200%。在 Steelcase,Stinson 承认目前工人们的工资和他们在 1987 年时一样。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